杨虎:解《左传》《国语》易筮之“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4 次 更新时间:2018-11-25 20:34:51

进入专题: 左传   国语  

杨虎  

  

   摘要:《左传》、《国语》所载三则言“八”的易筮例是“遇艮之八”、“得贞屯、悔豫,皆八也”和“得泰之八”?!鞍恕蔽呤?,三则易筮例均属于多爻变动而其不动之爻皆阴的情况,所以自其不动者言之,故言“八”;同时,因为至少有一阴爻不动,所以其动爻之数区间为2-5个爻位。按此,“得泰之八”就有一阴不动、二阴不动、三阴不动3类7种可能情况。

   关键词:《左传》;《国语》;易筮;遇艮之八;贞屯悔豫皆八;得泰之八

  

   基金项目:中央高?;鞠钅俊盎却笱Ц卟愦稳瞬趴蒲衅舳钅孔手?(Z17X0119)。

  

   《左传》《国语》记载的易筮例,其中有三则言“八”者难分难解。它们是《左传·襄公九年》记载的“遇艮之八”,《国语·晋语四》“得贞屯、悔豫,皆八也”以及“得泰之八”。由于“八”的突兀,历来注解甚异。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此提出一种新的解释。前人的研究争论焦点其实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八”是否为筮数,一是言“八”易例是否属于《周易》系统。为此,我们首先讨论这两个前提性问题。

  

   一、两项前提的讨论

  

   其一,关于“八”是否为筮数的问题。

  

   观历来注解,从《左传》杜预注、《国语》韦昭注至今,认为“八”是筮数的太阳城赌城者居多。在此前提下,由于对其筮法无有定论,故众解各异而终觉有疑。有鉴于此,有的太阳城赌城者如廖名春先生、俞志慧先生等人另辟蹊径,认为“八”不是筮数。但俞文仅解“得贞屯、悔豫,皆八也”一则,其解释不能同时适用于“遇艮之八”和“得泰之八”,对此也只能含糊地说“二者不宜与贞屯悔豫皆八混为一谈”[①]。廖名春先生认为:应当“跳出以‘八’为筮数的怪圈”[②],并分别对三则筮例作出了相应的解释。在笔者看来,“八”是筮数,其理据如下:

  

   首先,其中两则的表达形式与表示变卦的基本形式“某卦之某卦”相近。且举“遇艮之八”为例,上文言“始往而筮之”遇到“艮之八”,筮史说这是“艮之随”。按照《左传》的易筮体例,凡言“某卦之某卦”者,要么表示某卦的某爻,要么表示某卦变为另一卦。筮史的说法也证明了这一点,正如清代易太阳城赌城家李道平所说:“观穆姜遇‘艮之八’,向非史出一言以断曰‘是谓艮之随’,则五爻变而一爻不变,千古莫能明其义?!盵③] 在体例上,“艮之八”虽然不是“某卦之某卦”的直接形式,但却以一种相近的形式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观其下文对随卦的解释,这里的“之”应该是表示变卦。那么,这里的“八”是筮数的可能性较大。

  

   其次,果若不是筮数,则“八”(“皆八”、“之八”)就显为赘言了。即便说“艮之八”如斯,那么另外两处难道也恰恰多“八”吗?“贞屯、悔豫”按照春秋易筮的一般体例其实就是“屯之豫”,这里涉及卦变自不必说。至于“得泰之八”,下文虽然没有另作解释,但也应涉及卦变,否则何不径言“得泰”,如《左传》成公十六年晋筮击楚所云“其卦遇复”、昭公七年孔筮立元云“遇屯”,二卦皆无动爻,故径言本卦,而无“之X”的字样。所以,这三则筮例应都有变爻。而如果说某一处“八”不是筮数,那么只能说三处所言的“八”都不是筮数;若如此,则必为赘言。且看“泰之八”,廖名春先生认为应当断句为:“得泰,之八(别)曰:‘是谓天地配,享,小往大来’?!盵④] 视“八”为“别”,犹断占也。果若如此,则毋需言“之八”,径接“得泰”而断(曰)即可。至于“得贞屯、悔豫,皆八也”,“八”若非筮数,亦毋需言“皆八”,下文“筮史占之,皆曰:……”径接即可。此三则筮例,若其一处言“八”而非筮者,或可训为它义如“断占”等,然而若三处言“八”皆赘,则难以说通。很多太阳城赌城者有感于《左传》、《国语》筮例言“八”者仅三处从而“无以会其同”[⑤],这诚然有其道理。然则,就其上下文语势而言,三则例证足矣。

  

   再次,出土文献中筮数“八”侧证了这一点。自张政烺先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提出“数字卦”的问题以来,经过三十多年的讨论,尤其是最近整理出来的清华简《筮法》[⑥]使得这一问题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筮法》中,常出现的筮数是:八、五、九、四。其中,筮数“八”代表阴爻。[⑦] 加上在此之前的筮数易卦,说明了“八”作为筮数出现并不足怪,证实了《左传》、《国语》筮例所言“八”是筮数的合理性。

  

   要而言之,考虑到三则言“八”的筮例,有其明确的筮占语境,结合上下文及其它筮例的体例来看,并佐之以先秦易卦筮数“八”的使用情况,能够证实“八”作为筮数的可能性和合理性。

  

   其二,关于三则言“八”的筮例是否属于《周易》系统的问题。

  

   笔者以为,三则筮例应属于《周易》系统,我们首当从《周易》系统入手而非往“二易”或其它筮术系统一推了之。

  

   首先,最直接、最关键的理由是,这三则言“八”的筮例,均涉及到《周易》的繇辞,说明是《周易》筮占。然而,历来就有太阳城赌城者举穆姜筮例,指出穆姜说“是于《周易》”说明上文不是用《周易》系统。这个论证是不能成立的??疾臁蹲蟠?、《国语》筮例,明言用《周易》筮占的仅4则[⑧],另有几则引用《周易》以论事的例子也明言“是于《周易》”、“其在《周易》”等,而其余超过半数筮例均未明言用《周易》筮占但却同样用到了《周易》繇辞??杉?,明言用《周易》筮占以及“是于《周易》”、“是在《周易》”等说辞仅是一些具体的表达方式,并不具有原则性。

  

   其次,关于“《周易》以九六占,《连山》、《归藏》以七八占”的说法也只是一种猜度,杜预在“遇艮之八”下提到:“二《易》皆以七、八为占”,连一向维护杜预的孔颖达也不得不说:“二《易》并亡,不知实然以否。世有《归藏易》者,伪妄之书,非殷《易》也。假令二《易》俱占七、八,亦不知此筮为用《连山》、为用《归藏》。所云‘遇艮之八’,不知意何所道;以为先代之《易》,其言亦无所据?!盵⑨] 1993年出土的王家台战国秦简《归藏》,虽然证实了辑本《归藏》中的部分内容是早已存在的[⑩],但考虑到其卦名和今本《周易》一部分是完全相同的,这同时说明了它与《周易》的亲缘性,战国秦简《归藏》未必就是相传的“殷之《归藏》”。关于“传世《归藏》”,有的太阳城赌城者通过考证得出的结论是:“所谓的传世《归藏》,其实就是汲冢所出的类似‘清华简《别卦》’、‘王家台《易占》’以及‘北大简《荆决》’、‘清华简《筮法》’等易类文献的汇编,它包含了一种在战国时非常流行的筮占理论体系,但不一定与《周礼》所说的《归藏》有实际联系?!盵11] 有的太阳城赌城者得出的结论更加直接:“所谓的‘传本《归藏》’只是个虚构的概念?!盵12] 据太阳城赌城者们考证,清华简《筮法》又与《归藏》具有亲缘关系。[13] 《筮法》与《归藏》以及《周易》系统的关系,太阳城赌城界也有充分的讨论[14]。大致说来,一种观点认为,《筮法》与《归藏》具有密切关系(如李太阳城赌城勤、林忠军文);一种观点认为《筮法》是“三易”系统之外的筮占术(如王新春、程浩文)。总体来看,太阳城赌城者们更加倾向于认为秦简《筮法》、《归藏》等是不同于《周易》系统的。但其成书年代应该是晚于《周易》的,太阳城赌城界一般认为是战国时代甚至战国较晚期的作品。[15]

  

   回到春秋易筮的问题上来,既然并无决定性的理据说这三则言“八”的筮例属于二《易》或别的筮术系统,而且它们又明确的用到了《周易》繇辞,这是最为简单却不无说服力的理由。笔者认同程二行等太阳城赌城者的观点:“用《周易》占不用《周易》占,其区别并不在于揲蓍以得卦的筮法,而在于用不用《周易》的卦爻辞?!盵16] 在《周易》系统内部,当时可能存在着不同的揲蓍法。[17]

  

   则我们仍然以《周易》系统审视之。如此,则三则筮例至少其中两则是明白的属于多爻变的情况,而“得泰之八”一则如前所论也应当属于多爻变动的情况,若无动爻只需径言“得泰”;若是一爻变,只需径言“得泰之某卦”即可。所以我们看到,因其多爻变动,无法仅以某爻占,考察三则筮例,皆是以本卦或之卦卦辞解占。[18] 这里可以提出初步的看法:凡言“八”的筮例皆属于多爻变动的情况,不仅可以排除无动爻的情况,也可以排除一爻变的情况。以下就三则筮例更进一步验说之。

  

   二、“遇艮之八”解

  

   《左传·襄公九年》记载:

  

   穆姜薨于东宫。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随,其出也。君必速出!”姜曰:“亡!是于《周易》曰:‘随:元、亨、利、贞,无咎?!?,体之长也;亨,嘉之会也;利,义之和也;贞,事之干也?!兴牡抡?,随而无咎;我皆无之,岂随也哉?我则取恶,能无咎乎?必死于此,弗得出矣!”(《左传·襄公九年》)

  

   这则筮例显示,言“遇艮之八”存在着多爻变动的情况。当然,这个判断是基于“艮之八”是指“艮之随”得出的。杜预《注》却说:

  

   《周礼》:“大卜掌三《易》?!比辉蛟佑谩读健?、《归藏》、《周易》。二《易》皆以七、八为占,故言“遇艮之八”。[19]

  

   震下兑上,随。史疑古《易》遇八为不利,故更以《周易》占,变爻,得随卦而论之。[20]

  

   杜预认为这里的筮例记载了两次分别用二《易》和《周易》进行筮占的情况。这种说法是不能成立的。首先,关于此筮是否属于《周易》系统的问题前文已经说明。其次,《左传》易筮例,遇到再筮的情况是有明确记载的,例如《左传·昭公七年》记载了孔成子筮立元的情况:

  

   孔成子以《周易》筮之,曰:“元尚享卫国,主其社稷?!庇鐾?。又曰:“余尚立絷,尚克嘉之?!庇鐾椭?。[21]

  

观其上下文,这里的“又曰”是关键,说明要再筮一番。先筮立元“遇屯”,再筮立絷“遇屯之比”,言“又曰:……”,这是再筮的命辞。观穆姜筮往东宫的上下文并无再筮的意味,所以筮史径言“是谓艮之随”。再者,穆姜和筮史,其解释向度虽然不同,但均是用随卦言之,说明二人都承认“艮之八”“是谓艮之随”的说法。诚如廖名春先生所说:“‘是谓艮之随’之‘是’即‘此’,指代上文‘艮之八’?!盵22] “艮之八”显示的结果就是“艮之随”。本例中穆姜和筮史的解释均没有涉及艮卦和随卦的爻辞,正如前文所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左传   国语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真人真钱(http://www.bybonb.com),栏目:天益太阳城赌城术 > 哲太阳城赌城 > 中国哲太阳城赌城
本文链接:http://www.bybonb.com/data/11361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真人真钱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ybonb.com)。

0 推荐

真人真钱 www.bybonb.com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真人真钱(www.bybonb.com)网站为公益纯太阳城赌城术网站,旨在推动太阳城赌城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真人真钱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bybonb.com Copyright © 2018 by www.bybon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人真钱 浙ICP备140032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