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书成:转型中国之双轨宪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78 次 更新时间:2018-10-11 00:49:06

进入专题:   不成文宪法   政党宪制   国家宪制   双轨宪制  

王书成  

   摘要: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和法律制度的快速发展,传统的威权理论以及自由民主理论在很多方面已经很难解释转型中国的诸多宪制问题。有太阳城赌城者试图借助“不成文宪法”“活的宪法”概念予以解释,并提炼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理论脉络。然而,这些源自并发展于西方的概念及理论难以对中国宪制作出整全式的描述。事实上,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宪制的发展在整体上围绕“执政党”和“国家”两个层面有序展开;尽管它具有一定的威权体制的特征,但并没有因循传统苏联等威权国家的模式,也没有遵循西方自由民主的模式。在此过程中,一方面,宪法的地位逐渐提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党的领导下整体有序运作;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章程》也朝着“法治”方向改革发展,在实践中逐步形成了诸多政治惯例,在很多方面与八二宪法的规定有效地对接,从而确保了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在政治体中的一党执政地位。此种双轨宪制的形成,使得中国的权力结构,包括立法权、司法权及行政权,整体上均呈现出双轨性,如执政党的全国及地方代表大会与全国及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双议会”),执政党的准司法机制即纪委与宪法层面的法院等司法机制,等等??梢运?,中国 宪制的双轨性比较全面地呈现了宪法发展的整体脉络,而且宪法的未来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双轨宪制能否有序地进一步向民主宪政的方向转型?;箍梢栽ぜ氖?,这种转型不可能一蹴而就。

   关键词:  不成文宪法 宪政 政党宪制 国家宪制 双轨宪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八二宪法第57条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岢趾屯晟迫嗣翊泶蠡嶂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摘自《中国共产党章程》总纲

  

―、引论


   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1]离完善宪制尚有相当的距离。但中国的努力不可低估。2010年,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也引发了中国是时候讲述自己故事的讨论:“中国人有能力创造伟大的故事,中国人也一定能太阳城赌城会讲好自己的故事,让中国的故事传遍世界、感动世界?!盵2]对于中国经济转型,林毅夫教授认为,与威权体制和自由市场经济相结合的“中国模式”已然形成,[3]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中国1978年后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快速经济发展。

   前一时期,国内一些热衷国家权力的知识分子,声称“宪政”是一个只属于西方国家的概念,并不适合中国;因为所谓的宪政,就是要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政权。[4]相反,国内的自由主义者则认为,宪政是一个有关自由、文明社会的共同性价值,中国共产党也可以而且应当追求。[5]近来一些中立机构的研究数据甚至表明,将近70%的中国人认为政府是民主的并且治理良好。[6]盛世中国端倪初现,在有关国家未来不同的设想、不同的可能性和假设当中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这并不难理解。尤其是与西方国家持续的经济?;啾?,中国近年来无可否认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促使许多知识分子思考有关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新路径。[7]然而,对于中国宪制在现实中是如何演进的,却鲜有论述。

   话虽如此,一些太阳城赌城者试图超越西方标准以重新评价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构建更加适合中国的宪制理论。[8]—个典型的例子是既然成文宪法不能描述现实,那么就建构一种“不成文宪法”来解释中国的政治体制。[9]此种努力值得肯定,但却是在没有清楚地理解起源于英国的不成文宪法概念的基础上,且于一种完全不同的语境下使用了此一概念。[10]—些早期的太阳城赌城术研究也曾试图从非自由主义的视角探求中国宪政的发展,特别是强调全国人大作为形成中国宪制的可能路径,但是这种观点已经被自由主义宪政论者所摒弃。[11]另有一些太阳城赌城者试图绕过对宪法文本的分析,而使用“活宪法”(living constitution)概念来阐明中国实际的宪法秩序。[12]尽管他们都从非自由主义的视角意识到中国共产党或者全国人大在中国宪制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但是在执政党与国家之间相互关系上的讨论有所欠缺,即一种数十年来在各个方面形成的党国体制,由党指挥、控制和整合中国所有的政治组织和政治机构。[13]

   在有关中国宪制的既有研究基础上,本文首先阐明为何“不成文宪法”的概念被误用以及此一概念为何不适合中国,随后提出了中国自1978年以来已经逐步建立起了一种执政党与国家相互依存的“双轨宪制”结构。具体而言,文章将阐明:(1)在这种双轨宪制下国家是如何得以强化的;(2)党是如何在实践中走向规范化的;(3)两者在实践中是如何相互演进的。最后,本文认为,中国应当在已然形成的双轨宪制的基础上,找准定位,实施增量式、渐进式的宪政改革。

  

二、中国的“不成文宪法”?


   “不成文宪法”的概念首先为戴雪(A.V. Dicey)提出,以解释英国没有正式的成文宪法的状况。在中国的语境下,法律制度并没有完全按 照现行宪法有效运转,行动中的宪法与纸上的宪法仍有很大的距离。[14]中国也因此被指责,认为其所谓的宪法,在某种程度上或者是虚假的,或者是被滥用的概念。但问题是,如果成文宪法不能够描述中国的法律制度,那么中国的政制是按照何种宪法规则运转的呢?为此,强世功教授诉诸“不成文宪法”概念。

   强教授的论点主要建立在戴雪所阐述的两个规则的基础之上,一个是严格意义上的“宪法律”,这些规则是由法院强制执行的;另一个则是“宪法惯例”,由惯例、默契、习惯或者常例所构成。[15]另外,他还引用了惠尔(K.C.Wheare)的有关论述作为旁证。[16]

   “法律规则”与“非法律规则”的区别在于,前者被书写于宪法或某议会或其他法律文件中的 规范政府的规则——多数是规则;后者是其他规则,主要是规范政府的风俗、惯例和习惯,这些规则通常都不是被精确设计并载诸文书的。[17]

   据此,强教授得出结论认为,中国宪政运行状况可以被描述为另一种形式的不成文宪法,如党章、宪法惯例、宪法太阳城赌城说以及宪法性法律。[18]但如上文已提及的,他误解了“不成文宪法”。

   虽然戴雪提出了构成英国宪法性法律的两种规则,但是,他所指的“惯例”并不是正式的法律,即使这些惯例可以调整某些主权者的行为。 譬如,“国王必须同意(这种表述可能是不准确的),或者说不能‘否决’任何议会两院通过的法案?!盵19]一个普遍性的特征在于,如果任何或所有的宪法惯例被违反,没有法院会受理此种案件。戴雪强调,“成文法”与“不成文法”(或者普通法)的区别并不就是法律与惯例的区别。[20]—方面,某些以不成文法或者判例法形式存在的宪法规则,很可能变为成文法或者制定法;另一方面,虽然宪法惯例可能被简化为某些文字,却不可能以制定法的形式出现。[21]宪法惯例可以被认为是广义上宪法性法律的一部分,此时指的是它的地位等同于宪法规则。[22]但是,根据英国的“议会主权”和“法治”原则,宪法惯例必须服膺于宪法规则。[23]戴雪清楚地阐述道:三个指导性原则逐渐明晰,它们是议会主权,宪法性法律的普遍性和最高性原则,穷尽宪法性法律、方得诉诸宪法惯例原则。第三个原则需要非常谨慎地使用,因为该原则的适用总是会遭致诸多怀疑和猜测。[24]

   然而,现实生活中,中国的成文宪法未能像其所规定的那样发挥作用,而像“橡皮图章”一样被置诸旁。强教授阐述道:[25]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了 “苏联式”的人大制度,这种制度与英国的议会制度类 似。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是主权机关,拥有广泛的职权和最高的权威……因此,将中国作为民族国家的不是建立于成文宪法基础上的人大制度,而是在中国革命中形成的、为成文宪法序言所确认的、在政治事实中所践行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度。[26]

   既然成文宪法在实践中并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强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可以视为中国的不成文宪法。这里,有关“不成文宪法”概 念的使用是武断的。第一,它误用了戴雪的不成文宪法概念。如前所述,戴雪严格限定了“宪法惯例”和“不成文法律”,而不是“不成文宪法”。 显然,宪法惯例受宪法规则的约束,与所谓中国 的“不成文宪法”是有区别的,因为后者意味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可以凌驾于成文宪法。第二, 戴雪所说的宪法惯例主要是由确保下议院最高级别的习惯(不管其历史渊源如何)所组成,并且最终通过下议院的民主程序而成为国家的习惯。[27]然而,在中国的语境下,中国共产党的惯例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优越于宪法所明确规定的“人民主权”的地位。[28]第三,“不成文宪法”显然是普通法域的一个精确性概念,它是否适用于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不无疑问。另外,在制度层面 来说,“不成文宪法”是从英国的“议会主权” 和“法治”原则发展、演化而来;在此过程中,法院是普通法发展的基石。但是,中国法院审判权力独立尚在完善。[29]在某种意义上,中国所坚持的共产党一党执政,还是有一定的威权主义色彩;但如果仅根据与英国议会制度的相似性,就在如此狭窄的范围内得出中国的“不成文法”概念,显然是不可取的。[30]

   由此看来,源于英国法治实践的“不成文宪法”概念,在中国语境下被误用了,它无法反映中国转型时期变化发展的政制。

  

三、双轨宪制的形成


   “不成文宪法”概念不能够完全反映中国的政治现实,但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是根本法,它是中国政治制度基础的根本法,中国的主权最终由两个实体组成: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大”[31]的论点部分地抓住了中国政制核心。

   普遍认为,中国宪法是不具有司法适用性的,因为现行《宪法》第62条和第67条,仅授权全国人大修改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并且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具有解释宪法和监督宪法的职权。 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亦明确将宪法排除在司法判决的适用依据之外??悸堑秸庖坏?,要理解中国的宪制,就得超越以成文宪法为主要关注对象的司法审查模式。因为中国共产党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政治团体,而是中国政治制度的基石;传统的宪法研究主要关注成文宪法并且承认中国共产党实质上的干预,而强教授的论述很大程度上转移了这种注意力。正如强教授所述:

   前者(中国共产党)体现了作为绝对宪法的根本法规范;后者体现了法典化的成文宪法中的根本规范。因此,就存在人民代表的两种形式:一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它们的成员都是各行各业各阶层的社会精英,并由于政治理念、历史使命和阶级利益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二是全国人大,它的成员是通过法定的民主选举程序产生。[32]

确实,中国宪制的关键要素由两个部分构成,这与其他民主国家并不相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不成文宪法   政党宪制   国家宪制   双轨宪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真人真钱(http://www.bybonb.com),栏目:天益太阳城赌城术 > 法太阳城赌城 > 宪法太阳城赌城与行政法太阳城赌城
本文链接:http://www.bybonb.com/data/11276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真人真钱(www.bybonb.com)网站为公益纯太阳城赌城术网站,旨在推动太阳城赌城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真人真钱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www.bybonb.com Copyright © 2018 by www.bybon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人真钱 浙ICP备1400322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